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论文 > 国际法论文 >

论外流文物的跨国追索

发布时间:2019-01-12 15:12
【摘要】:从战争时期战胜国大肆掠夺战败国的文物作为战利品,到现代社会文物走私演变为仅次于毒品的第二大国际性犯罪,文物的外流现象无不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为了保护文物来源国的利益、保证文物市场的正常运行,,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外流文物的返还并积极寻求各种追索方式。由于文物的巨大经济利益和特殊文化价值,国际民事诉讼程序的适用情形并不乐观。 目前,跨国文物诉讼案件所适用的一般性民事规则和民事诉讼规则存在很多不足之处。首先,文物是一种可移动的有形财产,易于携带。在跨国文物返还案件中,如果一味适用文物所在地管辖规则则和文物所在地法,容易导致非法分子挑选对其有利的国家进行文物交易。国家的主权豁免也可能阻碍法院管辖权的行使。其次,在国家以法律形式获得文物所有权的情形下,法院可能不会认定或不予执行该法律。而且,大陆法系的善意取得制度及时效规则也不利于文物原所有权人。 不过,部分国家已制定出专门的法律以规制文物的转让行为。这些新近制定的法律考虑到文物财产的特殊性,更有利于文物的返还。美国的最低限度接触管辖规则,时效制度的新发展,法院对国家商业活动、赋予国家文物所有权的法律性质的实质认定,都对原有诉讼规则进行了完善,以及英美法系对善意取得制度的否定均对文物的返还工作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面对文物的大量外流,我国通常使用回购、捐赠及外交等非法律方式进行追索。国际民事诉讼方式的较少使用,除了因为存在上述诉讼障碍外,还因为目前我国缺乏有力的法律规定。为此,本文从国际法和国内法角度,对完善我国外流文物的追索现状提出建议。
[Abstract]:From the victorious countries plundering the cultural relics of the defeated countries as trophies during the war to the smuggling of cultural relics in modern society into the second largest international crime after drugs, the phenomenon of cultural relic outflow has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the country of origin of cultural relics and ensure the normal operation of the cultural relic market, most countries support the return of the outflow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ctively seek various ways of recourse. Because of the great economic benefits and special cultural value of cultural relics,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civil procedure is not optimistic. At present, there are many deficiencies in the general civil rules and civil procedure rules applied in transnational antiquities litigation cases. First, cultural relics are movable tangible property that is easy to carry. In the case of transnational return of cultural relics, if the rules of jurisdiction and the law of cultural relic location are applied blindly, it is easy for illegal elements to select countries that are favorable to them to carry out cultural relics transactions. The sovereign immunity of States may also impede the exercise of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Court. Second, where the state acquires ownership of cultural objects in the form of a law, the court may not determine or refuse to enforce the law. Moreover, the civil law system of bona fide acquisition and prescription rules are not conducive to the original owner of cultural relics. However, some countries have enacted special laws to regulate the transfer of cultural relics. These newly enacted laws take into account the particularity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e more conducive to the return of cultural relics. The United States' minimum contact with the jurisdiction rules, the new development of the statute of limitations system, the court's substantive determination of the commercial activities of the state and the legal nature of the ownership of the national cultural relics have all improved the original rules of procedure. The negation of bona fide acquisition system in Anglo-American law system promotes the return of cultural relics. In the face of the exodus of cultural relics, China usually uses non-legal means such as repurchase, donation and diplomacy to pursue its claims. The lack of use of international civil procedure is due to the lack of legal provisions in our country, in addition to the obstacles mentioned above. Therefore,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domestic law,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to perfect the status quo of the tracing of outflow cultural relics in China.
【学位授予单位】:苏州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2
【分类号】:D997

【相似文献】

相关期刊论文 前10条

1 刘可;;浅析国际电子商务的司法管辖[J];法制与社会;2011年26期

2 陈旭;;论网络传销犯罪的管辖权[J];China's Foreign Trade;2011年16期

3 杨长海;;知识产权冲突法的实证分析[J];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4 赵秀文;乔娇;;ICSID仲裁庭管辖权新近发展动向及其改革初探[J];江西社会科学;2011年06期

5 苏敏华;;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管辖权补充性原则[J];政治与法律;2011年08期

6 张跃仙;;计算机经济犯罪管辖权的研究[J];信息网络安全;2011年08期

7 伍俐斌;;限制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美国双边豁免协定的合法性问题[J];当代法学;2011年04期

8 樊长春;谢振衔;单丹;;远期运费协议的法律性质及管辖问题——评中国第一起航运金融衍生品纠纷[J];中国海商法年刊;2011年02期

9 孙煜华;;如何在基本法框架下化解央港管辖权之争——以“中铁公司案”为例[J];政治与法律;2011年06期

10 陈兵;刘征;;国际视域下非政府组织生长的原因解说[J];江汉论坛;2011年09期

相关会议论文 前10条

1 陈仕菊;;试论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兼评我国《物权法》第106条的相关规定[A];当代法学论坛(二○一○年第1辑)[C];2010年

2 乔勇霏;;论不动产善意取得的司法实践——从一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说起[A];中国民商法实务论坛论文集[C];2005年

3 曾晓梅;;论不动产善意取得的司法实践[A];中国民商法实务论坛论文集[C];2005年

4 刘宁元;;各国对民事垄断行为的管辖权研究[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2007年度)(政治·法律·社会学科卷)[C];2007年

5 包继来;;论防治海洋船源污染的管辖制度[A];《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十周年暨海事管理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6 姜丹明;;涉外知识产权案件的管辖权问题[A];专利法研究(2001)[C];2001年

7 李有星;郭晓梅;;商事交易安全的反思——兼论“商事通则”的任务[A];中国商法年刊(2007):和谐社会构建中的商法建设[C];2007年

8 胡勇军;;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研究[A];中国民商法实务论坛论文集[C];2005年

9 陈群;黄晓莉;;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案件中的管辖权问题[A];第二届广东海事高级论坛论文集[C];2008年

10 刘天姿;;析2004年美国BIT范本对仲裁管辖权的规定——兼论我国在BIT中设置ICSID管辖权之策[A];2008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国际法)论文集——国际经济法、国际环境法分册[C];2008年

相关重要报纸文章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钟鞍钢;被盗被抢财物能否适用善意取得[N];法制日报;2005年

2 周风华;善意取得浅谈[N];江苏经济报;2009年

3 教莹;法政府拟下放古迹管辖权[N];中国文化报;2008年

4 记者朱茵;东方电子案管辖权确定[N];中国证券报;2003年

5 俞海虹;此案管辖权应如何确定[N];江苏经济报;2004年

6 本报评论员 谢珂;“请君入瓮”[N];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

7 查勇;如何确定本案的管辖权[N];江苏法制报;2009年

8 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 于书峰;被骗钱款异地汇如何确定管辖权[N];检察日报;2010年

9 记者朱蓓宁;工商下放登记管辖权[N];南通日报;2011年

10 许云霞;该案的管辖权应如何确定[N];江苏经济报;2009年

相关博士学位论文 前10条

1 张兰图;国家刑事管辖权研究[D];吉林大学;2004年

2 刘力;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3年

3 洪永红;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研究[D];湘潭大学;2007年

4 时慧媛;电子货币运作中的网络司法管辖权问题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8年

5 朱伟东;南非国际私法研究[D];武汉大学;2005年

6 李智;国际私法中互联网管辖权制度研究[D];厦门大学;2006年

7 张贵玲;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8 向在胜;电子提单法律问题研究[D];武汉大学;2005年

9 窦仲晖;对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政治与法律方式的比较研究[D];暨南大学;2009年

10 刘恩媛;国际环境损害赔偿的国际私法问题研究[D];复旦大学;2009年

相关硕士学位论文 前10条

1 周生军;论电子商务下国际税收的管辖权及中国相关立法建议[D];华东政法学院;2003年

2 茅友生;网络侵权案件管辖权问题的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5年

3 郑佳;论用尽当地救济原则[D];西南政法大学;2008年

4 疏震娅;论普遍管辖原则与国家主权的关系[D];中国政法大学;2004年

5 郭子谊;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探析[D];山东大学;2006年

6 段爱斌;关于防止船舶污染海洋管辖权的法律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5年

7 张立;论国际刑事法院的启动机制[D];外交学院;2008年

8 许瑞雪;关于沿海国海域管辖权的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0年

9 夏晓红;互联网上消费者合同管辖权问题研究[D];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5年

10 熊丽;论外流文物的跨国追索[D];苏州大学;2012年



本文编号:2407918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教材专著
专利申请


    下载步骤:
    1.微信扫码,备注编号 2407918.
    2.
    点击下载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falvlunwen/guojifa/2407918.html

    ×
    论文发表,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