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论文 > 刑法论文 >

扒窃型盗窃罪认定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20-09-16 12:58
   目前,扒窃入罪已经在我国实行了一段时间,很多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对扒窃行为的一些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展开了研究,将扒窃行为作为犯罪处理,才可以定罪处罚。由此,扒窃也自然属于结果犯,而作为结果犯,需要明确其既遂和未遂的形态。同时,在司法认定中,往往会在出现扒窃行为的时候,同时出现多种类型行为相互交叉的情形,这对司法实践者造成了一定的困扰,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法律实务者去分析探讨。但不可否认的是扒窃入罪后,公共场所的扒窃案件数量急剧下降,希望刑法与其他法律相结合形成完整的处罚体系,更好地打击扒窃违法行为。扒窃行为经常发生在大型公共场所,特别是在人流量大的公共区域。实施者行窃时直接近距离接触公民的身体,严重影响社会公众的安全感,社会危害性程度大。扒窃不仅是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和个人人身权利,而且还破坏了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损害了社会大众的安全感和对国家司法部门的信任感。扒窃型盗窃是《刑法修正案(八)》新增的盗窃罪独立定罪类型,扒窃是盗窃行为的一种,刑法中的扒窃是指“为了非法占有而导致他人随身携带的财产被秘密窃取的行为”。扒窃是法定盗窃罪行为之一。然而,由于缺乏统一和具体的支持性规定,扒窃行为作为一种发生率高,社会危害大的犯罪行为,在司法实务中存在很多疑难问题。论文首先界定了扒窃的基本概念和扒窃的演变,解释了基本的扒窃问题,并在介绍了司法机构已有案例的基础上进行了讨论。我国早期的扒窃条款分散在各种两高的解释中,大多数都是行政处罚和劳动教养。只有在情况严重的时候才会实施刑罚。《刑法修正案(八)》直接惩罚扒窃型盗窃,因为扒窃型盗窃具有严重的个人与社会弊端。在2013年,“两高”联合出台了《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然而,由于扒窃是社会现实中的一种普遍发生的严重问题,对于在法律工作实践中如何准确地理解并定性扒窃型盗窃罪,经常会出现一些矛盾与争议。其次,论文列举了几个案例,重点关注司法实践中涉及扒窃的司法案件,即如果扒窃行为出现,是否全部以犯罪论处;扒窃随身携带的认识分歧;扒窃是否存在未遂形态,扒窃与其他盗窃行为的量刑适用等,通过对当今流行的学说进行分析归纳,并结合现实中曾发生过的一些案例,来阐明自己的思想观点。个人认为,扒窃不应该不分情况地全部包括在刑法规范领域。如果要惩处扒窃行为,就需要全方位分析扒窃行为发生时的所有细节特征,而不能单单紧盯着扒窃对象的数量金额。另外,“随身携带”需要进一步细化;扒窃存在未遂形态,对情节严重的扒窃未遂才应追究刑事责任;扒窃和盗窃的其他形式的竞合应该在不同的情况下进行不同的区分。论文的最后阐释了个人的一些建议,即在法律实践中,如何判定扒窃行为罪与非罪的标准,以及如何施以刑罚的改进措施。这些改进意见建立在前文第二部分对扒窃行为一些争议问题归纳的前提下,目的是统一扒窃司法认定,统一执法标准,解决实践中的不同争议,实现对扒窃的惩戒意义。
【学位单位】:安徽财经大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年份】:2019
【中图分类】:D924.3

【相似文献】

相关期刊论文 前10条

1 侯伟亮;;行政协议的司法认定标准分析[J];法制博览;2019年02期

2 龚光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司法认定[J];法制与经济;2018年03期

3 胡慧;;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司法认定[J];法制博览;2017年12期

4 杨许蕾;;非法集资行为的司法认定[J];商;2015年22期

5 高杨;;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相关司法认定[J];商;2015年39期

6 许岩;;简析替考罪的法律适用问题[J];报刊荟萃;2017年04期

7 熊兰兰;;论我国司法认定驰名商标的完善[J];商;2012年16期

8 黄珂;;论驰名商标司法认定的性质和原则[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8期

9 余波;周文志;;为亲友非法牟利罪的司法认定[J];中国检察官;2006年04期

10 李坤;;论驰名商标的司法认定[J];甘肃农业;2006年06期

相关会议论文 前10条

1 王国旭;;公私合作背景下行政优益权司法认定的变革与重构——以155份裁判文书为样本[A];深化司法改革与行政审判实践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8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7年

2 舒翔;;公司决议效力的司法认定——以136起典型案例和5项地方意见为视角[A];全国法院第二十六届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司法体制改革与民商事法律适用问题研究[C];2015年

3 程林森;;论“形迹可疑”型自首的司法认定[A];当代法学论坛(2008年第2辑)[C];2008年

4 李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语境下“咨询”的司法认定与裁判选择——以352份行政裁判文书为样本[A];深化司法改革与行政审判实践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8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7年

5 张文友;黄美容;赵跃清;郑舟;;网络平台中立行为行政责任的司法认定——兼论对当前司法民刑两极回应模式的检讨[A];深化司法改革与行政审判实践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8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7年

6 曹敏;刘学丰;郭飞;;公开与保密之间:论国家考试信息的司法认定路径重构——从高考答卷被保密谈起[A];深化司法改革与行政审判实践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8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7年

7 黄斌;;商业银行理财产品质押效力的司法认定及立法完善建议——从两个裁判结果相反的案例说起[A];金融法学家(第四辑)[C];2012年

8 邓志伟;陆文斌;;论跨境刑事案件中域外证据的司法认定——以若干典型案例为样本[A];尊重司法规律与刑事法律适用研究(下)——全国法院第27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C];2016年

9 陈建宏;;试论间接故意与过于自信的过失之理论界分与司法认定[A];2016检察官“阅百种名刊 读百家文献”阅读征文活动优秀论文集[C];2016年

10 罗梓榆;;共享经济时代下侵权责任的司法认定——以网约车平台运营模式为视角[A];法院改革与民商事审判问题研究——全国法院第29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下)[C];2018年

相关重要报纸文章 前10条

1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教授 博士生导师 田宏杰;骗取出口退税罪的违法本质及其司法认定[N];检察日报;2019年

2 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人民检察院 李金阳;“掉包”式盗窃与诈骗竞合的司法认定[N];检察日报;2019年

3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李涛 李磊;“套路贷”的司法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9年

4 案例编写人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张帆;民间委托理财保底收益条款效力的司法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8年

5 闵行区人民法院 郑晶晶;微信公众号发布虚假信息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N];上海法治报;2018年

6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谢春艳;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中“政府信息”的司法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8年

7 案例编写人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王琪轩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杨海明;“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的司法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8年

8 许慧君 商丘市检察院;关于非法集资行为的司法认定[N];河南法制报;2016年

9 李俊 白艳利 王潇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流量劫持行为的司法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7年

10 鲁海军;组织考试作弊犯罪中组织性的司法认定[N];江苏法制报;2017年

相关博士学位论文 前5条

1 徐静;合同诈骗罪司法认定研究[D];吉林大学;2011年

2 李晓强;集资型犯罪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3 陈佳佳;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司法认定[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4 范德安;非法经营罪研究[D];吉林大学;2009年

5 杨国章;单位犯罪刑事责任及实务问题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1年

相关硕士学位论文 前10条

1 陶亚洲;考试作弊犯罪司法认定研究[D];河北大学;2019年

2 杨雨;扒窃型盗窃罪认定问题研究[D];安徽财经大学;2019年

3 桂阳;受贿罪的罪量因素及司法认定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7年

4 李敏;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罪的立法解释与司法认定[D];西南政法大学;2018年

5 田民;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司法认定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8年

6 谢小雪;正当防卫限度的司法认定问题研究[D];安徽大学;2019年

7 张希嘉;网络众筹型犯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D];安徽大学;2019年

8 姜伟;信托受托人尽责标准之司法认定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7年

9 陈玮琦;生产、销售假药罪司法认定难题研究[D];辽宁大学;2018年

10 于东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司法认定疑难问题研究[D];辽宁大学;2018年



本文编号:2819878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falvlunwen/xingfalunwen/2819878.html

上一篇:互联网集资诈骗犯罪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