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论文 >

中国小学教育VS美国小学教育

发布时间:2014-07-07 17:28

 一个小学生亲历了中国美国小学教育,烦恼之余,发现差别如此鲜明
  小学四年级时,我像一棵豆苗被连根拔起,从中国“移植”到了美国
  
  美国小学尽是新鲜事
  
  第一天进入美国校园,爸爸签完一叠表格后,钱包都没拿出来我就可以上学了。校长热情地接待了我,递给我一张由他亲自签发的课程表。随后,我跟着校长进了教室,当老师知道我不会英文时,安排我坐在一个台湾小女孩旁边,说她会讲一点汉语,可以当我的“翻译”。
  发书时我傻了:那些又厚又重的书,每本都有自己的“身份证”,上面记载着所有使用过它的学生姓名、还书时间及还书时书的质量等资料。其中—本书里的卡片上清楚地记录着9个人的名字,看来它的年纪和我差不多!书本看起来有点旧,却一页不少,也很干净,有磨损的地方还特意用胶布粘好。“翻译”告诉我,这些书上面不能乱涂乱画,如果这些书坏了,还要自己修理,否则要以原价赔偿,每个同学要像爱护自己的宠物一样爱惜书。
  稀里糊涂上完第一节课,发现许多同学下课就抱着书跑出了教室,许多新面?L又闯进来。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翻译”也收拾书包准备离开,我急忙向她求救。她让我拿出课程表,笔耕文化传播,原来每个人的课程表几乎都不—样。海上完一节课,每个学生都要根据自己不同的课程安排去找下节课的教室。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美国的个性化教育,课程表是由校长、老师根据每个学生对每门课掌握的程度和进度制定的。同时,同年级学生上课经常重新组合,也防止了学生搞帮派或考试舞弊。
  上课听不懂,下课更无聊,特别是每天下午3时15分放学,老师也不布置什么作业,不知道干什么好。不像在中国,从早到晚有做不完的作业,根本不需要自己考虑该做什么。
  
  父亲因我接二连三被罚
  
  开学第一大,我还没放学,老爸却被召到校。班主任告诉他,我看黑板老眯着眼,需要尽快给我重新配眼镜,否则无法上课。老爸只好放下手中的活,为我忙厂一下午。
  第二天老师又把老爸叫去了,说什么我的衬衣领昨天就看到脏了,今天又穿了回来。说什么要请老爸注意孩子的个人卫生,孩子每天的衣服都要换,来学校时要注意仪表。
  第三天,我都不敢见老师,生怕老师又从我的身上揪出什么毛病。每次看到老师就像老鼠见到猫。不料,还是防不胜防,放学前老爸又被老师叫来了。这次是因为我上学见了老师不打招呼。美国的小学,上午上学时校长会到校门口迎接学生,班主任则站在教室门口。校长、老师和同学们见面互道“早上好”。我每次都是溜进校门,溜进教室,见到老师躲着走,从不打招呼。老师告诉老爸我这种见面不打招呼的习惯不好,开告诉我们他有个方法可以一试——我上学的路上,见到所有的人、连小猫小狗统统都要叫“早上好”,一直叫到学校,见到老师时自然会叫“早上好”了。这一招还真灵,从此我见到老师也不再躲或溜了。
  
  在美国同学中很难“酷”起来
  
  有一天;我们发“工资”了,这是老师以学生每个月的成绩和表现发的月薪(学校自制的假钱,只在学校使用)。我第一次拿到593“美元”的薪水,既高兴,又纳闷。原来,这些钱一是鼓励我们好好学习的奖金;二是用来培养我们赚钱的意识和方法。比如学校每个月都有“商品交易会”和“拍卖会”,商品和拍卖品都是我们从家里拿来的旧东西,或者是家长制作的饼干等食物。买卖中,我感到赚钱还真不容易。比如从我们班的拍卖会上买点便宜东西,再拿到别的班去卖,想多赚几个,结果砸在自己手上。一个学期下来,我发现贫富悬殊在我们中间很大,有的学生越来越“富”,有的却越来越“穷”。
  圣诞节前夕,我们的买卖又做到校外去了。学校订购了许多糖果,让我们去做推销,赚的钱捐到学校图书馆,老师最后根据每个人的销售情况评分。
  我的难度很大,人生地不熟,努力了1个月,总算卖出去5盒。我的一个朋友卖出了19盒,全校最高纪录卖出了40多盒。在这种状况下,我很难“酷”起来,因为在同学中,光学习成绩好没有用,你得样样都行才让人看得起,才会“酷”。
  
  意外的惊喜和烦恼
  
  一年过去了,想不到我竟成了学校11月份的“超级明星”——优秀学生奖获得者。“超级明星”每月每班只评1名,我平时学习成绩平平,算不上什么好学生。老师笑着对我说:“这个奖你该得,虽然你英文不是特别好,很多课也跟不上。但你学习很用功,是全班进步最快的。”
  “超级明星”的最大荣幸是接受校长的邀请,和他一起共进早餐,一起合影,照片保留在学校图书馆。与校长合影的一刹那,我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很神气。
  不多久,我又得了天普市最佳学生进步奖,可把我给惊讶坏了。
  领奖那天,大礼堂里坐满了家长和学生。走上领奖台,看着台下羡慕的目光,我想起美国老师的一句话:不一定非钻出孔才算是好锥子,只要努力,别人都看得见。鼓励使我进步更快,没多久,我的英文也不用补习了,除了音乐,门门课都得A。
  就在我正准备继续冲刺的时候,却传来让我“刹车”的命令。爸爸因工作变化要回国,我必须一起回去。
  
  回国后差点进不了校门
  
  回到上海,时差还未倒过来,我就被妈妈带到一所民营学校参加入学摸底考试。面对一摞卷干,我倒吸厂口气,数学公式和题日,我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做了。语文要求写一篇关于“亲情”的作文。我不懂为什么亲情要加引号。我按美国习惯,举手就问。谁知老师理都不理,我—气,交了白卷。
  第二天爸妈送我去参加一个补习班,设想到去补习班也要“摸底”。考数学的老师随口吐出一道题:“一年等于多少秒?”我在草稿纸上算了好半天,才得出一串天文数字。虽然对了,我觉得好无聊。又考了几门,老师说我需从小学五年级补起。我是小学四年级去的美国,等于在美国白读了4年,我不十。老师说:“像你这样的孩子我见多了,以前有个从韩国回来的小孩,我们说降两级,家长非说降一级。结果孩子学习跟不上,说‘学习如此痛苦,还不如死了算了……'”没等老师说完我转身就走,这样的老师在美国可以告她引诱青少年犯罪。
  由于户口问题,我在上海上学遇到了难题,只好回到了北京。户口虽在北京,入学仍不是件轻松的事。从5月份回同到8月30日,爸妈都在解决我上学的问题,他们真的急了。
  天无绝人之路,8月31日,终于有一所学校肯收留我了,尽管我的入学考试数学、语文、物理一塌糊涂。这个学校算不上什么重点学校,但毕竟给了我上学的机会,我发誓要回报这个收留我的学校。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我痛下决心玩命学习,期末考试我进入了全班前8名。我终于又找回了自信,尽管我不相信我的烦恼会在这里画上句号。

本文编号:2380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jiaoyulunwen/2380.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