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精选 >

海洋微生物活性代谢产物分析

发布时间:2014-07-27 14:44

  海洋微生物的开发具有重大意义,海洋微生物的研究对海洋环境活性物质的开发具有重大工业应用价值,笔耕论文,有助于探究微生物环境在地球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过程中的功能与作用;同时对微生物环境的研究将有利于深入了解海洋微生物环境的群落结构、分布特征及海洋生态环境的进化历史。
  海洋微生物活性代谢产物
  (一)、海洋微生物及浮游生物得到的活性物质
  海洋微生物活性物质的一个重要来源-海洋细茵,包括微球茵属(Micrococcus)、芽孢杆茵属(Bucillus)、肠杆菌属(Enterubacterium)、黄杆茵属(FlavobacteHum)、着色茵属(Chromrium)、假单胞茵属(Pesudomonas)、交替单胞茵属(Alteromonas)、假交替单胞茵属(Pseudoalteromonas)、和钦氏茵属(Chainia)等茵及许多未定茵,有些种类的活性物质从未在陆生茵发现。
  2007年Keller S.等在一株稀有的Verrucosispora细菌中分离得到三个abyssomicin类化合物,该化合物具有抑制S.aureus的特性;Sobik P.等在两株Cytophaga细菌中分离得到一系列多硫环化合物,这些化合物的最终结构通过合成予以确定[12]。
  从一株Streptomyce放线菌中分离得到marmycinA化合物,该化合物对人体肿瘤细胞有一定的活性[15]。Soria-Mercado I.E.等在152m深海环境沉积物得到的一株放线菌中分离得到化合物chloro-dihydroquinones。其中对HCT-116的克隆癌细胞的细胞毒活性IC50值分别为2.4μg/mL和0.97μg/mL。这些化合物还对vancomycin-resistant屎肠球菌(VREF)和methicillin-resistant葡萄球菌(MRSA)具有杀灭活性,其MIC介于1.95-15.6μg/mL。
  (二)海洋真菌得到的活性物质
  产生活性物质的真菌分别来自Acremonium,Alternaria,Aspergillus,Chaetomium,Cladosporium,Geotricum,G1iomastix,Humicola,Paecilomyces,Penicillium,Pestalotia,Phoma,Plectosphaerella,Scopulariopsis,Stachybotrys,Trichoderma等属。
  Macherla V.R.等在一株从阿拉斯加海底沉积物得到的真菌Streptomyces sp.中分离得到三个新的吡咯萜类化合物glaciapyrrole A-C。吡咯萜类化合物在自然界环境中至今只有一个先例。化合物glaciapyrrole A对HT-29和B16-F10人体癌细胞株的IC50值为180μM[10]。Hayakawa Yoichi等在一株海洋真菌Tolypocladium sp.中分离得到一个新的直链多肽efrapetin J,分子式为C81H139N18O16,该化合物能对mol.chaperone GRP78具有衰减性调节。同时还分离得到两个结构类似的多肽[11]。
  Ahmed Abdel-Lateff从一株海洋真菌Chaetomium sp.中分离得到化合物chaetominedione。该化合物浓度为200μg/mL时,对p56酪氨酸酶有93.6%的抑制率[8]。Alexander Pontius等在一株海洋真菌Chaetomium sp.中分离得到三个xanthone类衍生物,这些化合物立体结构的鉴定运用了CD光谱,改进的Mosher's方法和selective NOE gradient核磁程序。该化合物对恶性疟原虫的活性IC50值达到0.5μg/mL而对同时培养的真核细胞无细胞毒性,该化合物对克氏锥原虫的IC50值为1.5μg/mL[9]。


 



本文编号:7033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qitalunwen/7033.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