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科论文 > 法治论文 >

简论我国反恐刑事实体法的立法

发布时间:2016-03-08 10:59

  论文摘要 我国刑事实体法从1997年刑法典起开始了自己的反恐立法,其间经过两个刑法修正案以及今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的三次修改,反恐实体立法的罪名体系和刑罚体系日臻完善。但仍然存在不足。未来的反恐刑事实体法的立法需要明确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概念,为严重的恐怖活动犯罪配置死刑和终生监禁的法定刑,并增加拒绝提供恐怖活动犯罪证据罪,从而使我国反恐刑事实体立法罪名体系和刑罚体系得以完善。

  论文关键词 反恐 刑事实体法 立法

  今年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刑法修正案(九)》的亮点之一是对有关恐怖活动犯罪的修改。一方面它扩大了恐怖活动犯罪的犯罪圈,另一方面加重了恐怖活动犯罪的法定刑,使得我国反恐刑事实体法的立法日益完善。但仍存在一些问题。本文在对我国反恐刑事实体法的立法做了简单的回顾之后,对它的完善提出了一些建议。

  一、我国反恐刑事实体法立法的简单回顾

  (一)97年刑法典的相关规定
  1979年,我国制定了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典。但是,79年刑法典中并没有对恐怖活动进行规制,原因在于在此之前我国并没有发生恐怖活动,当然没有规制此类犯罪之需要。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局部地区开始发生零星的恐怖活动,但这些恐怖活动形式简单,刑法典规定的普通犯罪足以规制。到了九十年代,恐怖活动逐渐频繁,形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出现有组织的恐怖活动。为了应对这种极具社会危害性的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的行为,97年刑法典在第120条特设“ 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 并规定, 如果还实施了杀人、爆炸、绑架等恐怖活动犯罪要数罪并罚。在我国刑事实体立法上第一次对恐怖活动进行规制。
  (二)《刑法修正案(三)》的有关规定
  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的了“911”事件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恐怖活动犯罪灾难。国际社会对此迅速作出回应,,纷纷加强反恐立法,并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签订了一系列反恐国际条约。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我国加入了多项联合国的反恐条约。为了履行我国参加的国际反恐条约所承担的义务,尤其考虑到“ 东突” 等恐怖势力的威胁,我国于2001年对97年刑法典进行了修订,产生了《刑法修正案(三)》。其主要内容包括有:
  第一,增加了三个新罪名,即第120条的“资助恐怖活动罪”和第291条的“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第二,将第114、115条的“投毒罪”修改为“ 投放危险物质罪”;增加危险物质作为第125、127条的犯罪对象。做出这样的修改是为了应对恐怖活动犯罪分子开始使用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武器并试图寻求使用具有大规模的杀伤性和毁灭性的危险物质来制造恐怖的新情况。
  第三,将恐怖活动犯罪加列为第191条洗钱罪的上游犯罪,以防止恐怖活动犯罪的违法所得合法化, 在经济上打击恐怖活动。
  第四,将第120条的规定的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刑罚提高到“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加大了对恐怖活动组织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打击力度。
  (三)《刑法修正案(八)》的相关规定
  2011年2月25日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八)》对有关恐怖活动的犯罪进行了修正。修正的主要内容是加重恐怖主义活动的刑罚:
  第一,在第67条中将恐怖活动犯罪增加为特别累犯。
  第二,在第50条中增加了人民法院对于因为实施了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而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犯罪分子可以同时决定限制减刑的规定。
  第三,在第74条有关缓刑的规定中,增加了“ 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 不适用缓刑的规定。
  第四,在第81条中增加了“因有组织的暴力犯罪等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 不得假释”的规定。
  可见,这次修改的目的主要是加大对恐怖活动犯罪惩罚力度。
  (四)《刑法修正案(九)》的进一步发展
  今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刑法修正案(九)》。对恐怖活动犯罪的修改是其一大亮点。首先,将一些恐怖活动的帮助行为规定为独立的犯罪。具体表现在:对资助恐怖活动罪进行了修改,将资助恐怖活动培训的行为也作为资助恐怖活动罪的客观方面的内容;将为恐怖活动组织、实施恐怖活动或者恐怖活动培训招募和运送人员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同时,将一些为实施恐怖活动而实行的帮助行为和预备行为独立成罪。其次,将一些煽动教唆恐怖活动的行为独立规定为犯罪:例如,将制作、散发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资料和物品的行为作为独立的犯罪处理。最后,将持有相关恐怖活动资料的行为犯罪化。另外,还对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罪增加了并处没收财产的规定。
  总之,《刑法修正案(九)》扩大了恐怖活动犯罪的犯罪圈,加大了对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的刑法惩罚力度,从而严密了恐怖活动犯罪的刑事实体法网,细化了恐怖活动犯罪,使之更具有针对性和操作性,有利于恐怖主义犯罪的刑法适用。



  二、反恐刑事实体法的立法完善

  虽然《刑法修正案(九)》的扩大了恐怖活动的犯罪圈,严密了刑事实体法网,增加了适用的操作性,但是我国反恐刑事实体法仍然需要完善。
  (一)必须明确界定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概念
  恐怖主义概念是反恐法律体系的逻辑起点和基础。因此,反恐刑事实体立法首先必须对此做出明确的界定。如果界定不明确,就会影响恐怖活动犯罪圈的划定,将不是恐怖活动的犯罪设定为犯罪或者相反,不利于反恐刑法法网的严密。同时,恐怖主义的概念不明确,也会给反恐司法工作造成困扰。因为没有明确的恐怖主义的界定会使司法机关对某些案件的性质把握不准,影响到相关案件判决的权威,严重削弱反恐斗争的效果。 事实上,全国人大常委会2015年2月25日审议的《反恐法》草案二稿对此作了界定,即“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制造社会恐慌、危害公共安全或者胁迫国家机关、国际组织的主张和行为”。但是,“主张”一词的使用给人一种将思想圈定为犯罪的嫌疑。而在国际上,“恐怖主义”和“恐怖活动”实际上是一回事,在英语里都是用terrorism来表达的。布兰克法律词典对terrorism的解释是:the use or threat of violence to intimidate or cause panic ,especially as a means of affecting political conduct。 也即terrorism是指使用或者以使用暴力相威胁以引起恐怖或者造成恐慌,尤指以此作为影响政治行为之手段者。可见,在法律的眼光里,所谓的terrorism就是一种行为,而不是一种主义或者主张。因此,只能将恐怖主义界定为行为,不能界定为主张。可以将《反恐法》二稿对恐怖主义的界定删去“主张”一词,修改为“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制造社会恐慌、危害公共安全或者胁迫国家机关、国际组织的行为”。
  《刑法修正案(九)》还多次使用了“极端主义”这个词,而极端主义是与恐怖主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因此同样需要予以明确,否则违反了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 《反恐法》二稿虽然对极端主义进行了界定,但仍然将“主张”加在了界定中。与恐怖主义的界定一样,有将思想圈定为犯罪之嫌。因此,应当删除“主张”一词,并与《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对“极端主义” 的定义保持一致。
  (二)增设拒绝提供恐怖活动犯罪证据罪
  恐怖活动犯罪的严重社会危害性使之成为刑法规制的重中之重。要有效地打击恐怖活动犯罪,通畅的刑事诉讼程序必不可少。而证据对通畅的刑事诉讼程序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但是,由于恐怖活动犯罪所具有的复杂性、隐蔽性等特点,其证据的收集比普通刑事犯罪证据的收集更为困难。同时,我国《刑法》第311条规定了拒绝提供间谍犯罪证据罪,其客体是国家安全,而恐怖活动犯罪侵害的客体是复杂客体,既有公共安全,也有国家安全,其性质间谍罪更为严重。因此,应当根据“举轻以明重”的入罪原则增设“拒绝提供恐怖活动犯罪证据罪”。 这一罪名的设立,可以使司法机关拓宽取证渠道,降低取证难度,起到有效地打击恐怖活动犯罪作用。
  (三)进一步完善恐怖主义犯罪的刑罚体系和执行制度
  当今世界各国对恐怖犯罪的刑罚呈现出明显的重刑化趋势。然而,我国现行刑法对恐怖活动犯罪的刑罚与之相悖,主要表现为法定刑过低,惩罚力度较轻。必须因应重刑化的趋势,完善反恐刑罚体系和刑罚执行制度,才能真正切实有效地打击恐怖活动犯罪。
  第一,对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配置死刑。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社会危害性的严重程度不言而喻,然而,《刑法》第120条的最高法定刑只是为无期徒刑。对这类犯罪分子,只有在同时实施了具体的恐怖活动才有可能适用死刑。但这类犯罪分子一般不会亲自实施具体的恐怖活动犯罪,因此,很难对他们适用死刑。因此应该在第120条中对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增加死刑配置,规定情节严重的,处死刑。
  第二,对严重的恐怖活动犯罪增加终生监禁的刑罚配置。《刑法修正案(九)》在第44条中对贪污罪增加了有条件的终生监禁的刑罚配置。这是我国刑法第一次配置了终身监禁这一无期徒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鉴于恐怖活动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极大,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比普通犯罪分子更强,因此,为了彻底剥夺恐怖活动犯罪分子的再犯能力,应当借鉴《刑法修正案(九)对贪污罪的规定,为严重的恐怖活动犯罪配置无条件的终身监禁这一刑罚。
  第三,在刑罚的裁量上,对恐怖活动犯罪分子不适用缓刑,因为恐怖活动犯罪分子往往具有较大的人身危险性,而缓刑的适用,会增加他们再次犯罪的可能。
  第四,在刑罚执行制度方面,对恐怖活动犯罪不适用假释。理由与不得适用缓刑相同。对恐怖活动犯罪的首要分子、罪行重大者和累犯不得的减刑,应规定比普通犯罪更长的实际执行期限。普通犯罪减刑后实际执行的期限不得少于原判刑期二分之一,对上述三类恐怖活动犯罪分子,应该规定减刑后实际执行的期限不得少于原判刑期的三分之二。对所有恐怖活动犯罪分子,应该规定刑满之后不得离境。这是因为我国的恐怖活动犯罪多有国际背景,如果容许其离境,他们就可能与境外的恐怖组织和反华势力勾结,再次实施恐怖活动犯罪。

  三、结语

  97年刑法典开始了我国刑事实体法反恐立法,之后的三个刑法修正案使之逐步完善。但仍然存在诸如基本慨念界定不清、罪名体系和刑罚体系以及刑罚执行措施的规定还跟不上反恐斗争的需要等问题。这正是未来我国反恐刑事实体立法需要完善的地方。



本文编号:32637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shekelunwen/minzhuminquanlunwen/32637.html

系统推荐
相关文章提示点击查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