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科论文 > 生态环境论文 >

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研究

发布时间:2020-10-18 10:19
   20世纪以来,生态环境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随着科技的进步,近代工业化使人类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当人类沉浸在取得众多前所未有的成就这一巨大喜悦之中的同时,也面临着工业文明的发展所带来的生态失衡、环境恶化、资源匮乏等危及人类生存的各种全球性问题。严峻的现实唤醒了人类的生态意识,使人们深刻地认识到人类对自然的开发已超过了自然的极限,地球迫切需要一种能平衡人与自然关系的全新的生态理念。这种生态理念将使人们改变以往的思维模式,达到人、自然、社会的和谐统一,共生共荣。卡普拉的生态世界观从系统观出发对人与自然关系进行了深刻地反思与批判,又从整体观出发将自然、人类与社会置于统一的世界中进行系统分析与阐释,力图为促进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提供思想基础。本文以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基本立场,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生态哲学、经济学、社会学等为理论基础,以历史与逻辑相统一为原则,运用整体论思维方法对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进行了深入系统地研究。主要包括五个部分:第一部分,论文论证了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产生的背景。卡普拉出生于1938年,在他生活的20世纪,全球经济危机与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科学主义的盛行导致技术的泛滥开发与应用,科技与经济的快速发展又给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带来了严重地破坏。在很多人眼里看来,现代人类的种种危机仅仅是工业化过程与现代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思想观念与文化观念只是工业化过程与现代技术的伴生物。可是,卡普拉的观点却恰恰相反。他认为,正是因为当时人们生活的时代是以笛卡尔范式与牛顿力学模式建立的世界观所主宰,所以才会造成生态危机的恶化。因此,从具体的时代背景出发为系统地分析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奠定了基础。第二部分,论文系统地阐述了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主要内容,即以系统生物学为基础的系统生命论、以医学、心理学为根据的个体健康观、以经济系统转移为尺度的生态系统观和以社会和谐为目标的整体生态观四个方面。卡普拉认为思想危机是导致现代社会生态紊乱的根本原因,于是他从经典物理学到现代物理学的研究分析中,批判了笛卡尔和牛顿的机械论世界观并继承了普里戈金的自组织系统理论思想,主张应该建立“身心和谐统一”的广义健康观,并继而扩展到经济学、社会学等领域的“整体观”研究。他积极地倡议,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现存危机,必须建立起一种新的、整体的生态世界观。第三部分,论文系统论证了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本质特征,这是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精华部分。卡普拉借用托马斯·库恩的“范式”术语,把这种转向叫作“范式更易”。在卡普拉看来,这种“范式转换”是由系统的或生态的新范式取代传统的笛卡尔——牛顿机械论的旧范式。这种从旧范式到新范式的转变体现了新的特点:第一,多元开放的整体取向。在传统的旧范式中,整体的动力学被解释为局部的性质,即透过局部的属性可以看到整体的动力功能。而在新范式中,局部与整体的关系被倒转,要想了解局部的性质必须通过整体的动力学才能获得和知晓。因为局部不能孤立的存在,局部仅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属于整体系统中的一个具体分支或节点。第二,动态生成的系统诉求。在传统的旧范式中,基本结构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形成了动态的过程。而在新范式中,过程被细化为无数个结构相互关联的组成,整个关系网络都属于内在地动力学的组成部分。第三,相互关联的方法功能。在传统的旧范式中,科学描述被认为是独立于人类观察者与认知过程的客观存在。而在新范式中,对知识过程的理解即认识论被看作是包含在对自然现象的描述中。认知与实在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科学理论包含认识论,认识论是科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卡普拉将“整体”世界观延伸到对人类健康的关注上,他认为应该建立广义的健康观,即树立身体、精神和心灵的相容整合,智商、情商和心商的交融整合,自然、人类和社会的协调整合的三整合原则,由此总结出与东方智慧中的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生生不息的生命法则是一脉相承、交相呼应的。第四部分,论文深入剖析了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与道家思想的辩证统一。卡普拉吸收了中国古代《易经》中关于阴和阳的互补、平衡、循环的概念,同时吸收了道家的自然无为的基本观点,尝试性地运用中西方两种文化来构建新的世界文化模式。他的世界文化模式的指导原理是基于道家的基本哲学观点。他认为,“道”是一个运动变化的过程,是万物运行的规律,宇宙中的所有物体都参与到“道”的运行变化中,这是万物内在生成的动力规律。“道”的基本待征是它运动变化的循环性。这种循环贯穿了自然界中所有事物的始终,贯穿于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只要在世界中存在都将无形地遵循着这个规律,而这个规律的具体表现即基本结构的阴阳消长。“道”的一切显示都是阴阳两极相互作用的结果,因为阴阳在相互转换的过程中会形成具体的节点,因此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事物是纯阳或者是纯阴的,自然世界中各种现象都是这两极之间运动变化过程节点的体现。阴阳之间的动力学平衡就构成了具体的自然现象。西方重视理性,理性的思考属于智力范畴,是线性的、侧重对事物的分析,具有辨别、测量与分类的功能。在对具体的现象进行解释时,纯理性的知识分析不能完整地概括出事物的本质特点。而东方的思维方式恰恰可以弥补西方的这一不足,东方是以非智力的实在经验为基础的,重视直觉判断,在思维方式上是非线性的、整体的、系统的和综合的。因此,理性知识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阳性活动,而阴性的活动则具体的体现为直觉智慧。这种阴与阳的互补与结合,构建了天人合一的生态思想。第五部分,论文辩证地评析了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在充分肯定卡普拉整体生态世界观的基础上,对其过于偏重于整体观而疏于对部分的结构、过于夸大精神对物质的能动作用而忽视了物质的基础性作用、重视文化决定论而忽视了技术与社会三位一体的综合作用的局限性进行了剖析。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生态哲学思想的丰富,是对生态伦理学内容的充实与提升,对于当今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它有利于生态道德观念、生态道德责任、生态科学意识的提升,更能对政策制定的科学化提供借鉴性的指导。总之,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是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课题,它不仅仅关乎当代人类的生存,更是对未来人类生存的关注与展望。既然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人类社会所普遍关注的问题,从本质上看它超越了民族与国家的界限,同时也意味着单独用一种文化理念是难以解决的,这就迫切需要从现实的层面上加强国家与民族之间的文化对话,在对话交流中促进文化理念和思想的相互交融。未来的历史进程应该是通过人与自然之间的协调从而推动历史的演进,但是人类必须清楚的是在人与自然的协同发展中,人不能盲目地开发自然和利用自然,而是人应该不断地挖掘自身的潜能与外化方面,人类的改造活动应直指人类自身,这意味着人类的巨大升华,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次超越。
【学位单位】:吉林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年份】:2017
【中图分类】:B03;X2
【文章目录】:
中文摘要
abstract
第1章 导论
    1.1 研究背景与研究意义
        1.1.1 研究背景
        1.1.2 研究意义
    1.2 国内外研究综述
        1.2.1 国外研究综述
        1.2.2 国内研究综述
    1.3 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
        1.3.1 研究内容
        1.3.2 研究方法
    1.4 论文的创新点和难点
        1.4.1 论文的创新点
        1.4.2 论文的难点
第2章 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产生的背景
    2.1 科技背景
        2.1.1 科学主义的僭越与虚妄
        2.1.2 技术的泛滥开发与应用
    2.2 经济背景
        2.2.1 物质资源的表面繁华与内在耗竭严重
        2.2.2 经济指标的无限增长与地球生态失衡
    2.3 生态背景
        2.3.1 自然环境屡遭恶化
        2.3.2 社会环境问题频发
    2.4 思想背景
        2.4.1 笛卡尔哲学思想
        2.4.2 牛顿的力学思想
        2.4.3 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
第3章 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主要内容
    3.1 以系统生物学为基础的系统生命论
        3.1.1 对笛卡尔“把生命有机体当机器”观点的批判
        3.1.2 对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中“遗传决定论”的反思与完善
        3.1.3 对普里戈金“自组织系统理论”的继承与发展
    3.2 以医学、心理学为根据的个体健康观
        3.2.1 对笛卡尔“精神—肉体分离论”的批判
        3.2.2 对人类“心理分析发展”的梳理与阐释
        3.2.3 对人个体“身心和谐统一”的健康解读
    3.3 以经济系统转移为尺度的生态系统观
        3.3.1 对经济学中运用还原论方法的批判
        3.3.2 对经济学运用社会价值体系的呼唤
    3.4 以社会和谐为目标的整体生态观
        3.4.1 对奈斯“深层生态学”的继承
        3.4.2 对“社会整体和谐”多维分析
第4章 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本质特征
    4.1 从机械论旧范式到生态新范式的转换
        4.1.1 多元开放的整体取向
        4.1.2 动态生成的系统诉求
        4.1.3 相互关联的方法功能
    4.2 从狭义个体生命观到广义健康观的转换
        4.2.1 身体、精神和心灵的相容整合
        4.2.2 智商、情商和心商的交融整合
        4.2.3 自然、人类和社会的协调整合
    4.3 从传统科学理性到现代东方智慧的转变
        4.3.1 共在互存:东方智慧中的存在论精神
        4.3.2 共生互生:东方智慧中的生存论精神
        4.3.3 生生不息:东方智慧中的实践论精神
第5章 卡普拉的生态思想与道家思想的融合
    5.1 现代物理学与道家思想的辩证统一
        5.1.1 阳刚与阴柔相济的生态整体
        5.1.2 理性与直觉互补的思维方式
    5.2 整体世界观与天人合一的思想
        5.2.1“道法自然”:天人一体的哲学思想
        5.2.2“尊道贵德”:万物平等的伦理思想
第6章 卡普拉生态哲学的局限性及当代意义
    6.1 卡普拉生态哲学思想的局限性
        6.1.1 偏重于整体观而疏于对部分的解构
        6.1.2 夸大精神能动作用而轻视物质基础
        6.1.3 重视文化决定论而忽视技术与社会
    6.2 卡普拉生态哲学的理论价值
        6.2.1 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生态哲学的思想
        6.2.2 发展了生命伦理学理论的框架体系
    6.3 卡普拉生态哲学的实践意义
        6.3.1 树立生态道德意识
        6.3.2 构建生态科学意识
        6.3.3 完善生态责任意识
        6.3.4 提升政策科学水平
结语
参考文献
作者简介及在学期间所取得的科研成果
致谢


本文编号:2846173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shengtaihuanjingbaohulunwen/2846173.html

上一篇:固定化微生物强化修复石油污染土壤的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