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论文百科 > 大学课程 >

贵州师范大学青年教授黎阳 是导师也是“大厨”

发布时间:2016-03-14 09:50

贵州师范大学青年教授黎阳 是导师也是“大厨”

黎阳

黎阳是个“吃货”。他总是这样自嘲,这表现在,无论他走到哪个地方,第一件事,肯定是寻找当地美食。除此之外,他自己也会做菜,川菜基本全会做,而且还会对传统菜进行创新和改良。这个1981年出生的四川人,现在是贵州师范大学青年教授之一。

学生们喜欢他的亲和力,偶尔还会说一些玩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样的相处没有距离,更像是学校的师兄一样在教他们。当然,学生们夸他的另一个理由是:“可以做饭给我们吃”。

眼中没有废品

黎阳最近有一个“特殊爱好”,就是喜欢把木头捡到自己实验室。他正在研究的一个项目是生物质多孔陶瓷,这些木头可以用来当做模板。“木头碳化之后,再加些材料,就可以做成陶瓷。”黎阳说,在学材料的人眼中,没有任何东西是废品。

在他略显简陋的实验室里,到处可以看到木头、玻璃和泥土等。比如他柜子里的泥土,主要是做陶瓷所用的粘土、高岭土等,是他从广西等地搜罗来的。除了这个理由之外,经费紧张也是他“捡废品”的原因之一。

“一些特殊的材料,每公斤要花1.6万元才能买到,”黎阳说,除了材料费以外,还有后期昂贵的分析测试费,他的实验室没有这些设备,只能花钱测试。

“科研经费就这么多,能节约的时候就节约。”黎阳说,他现在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直接去上游厂家购买材料,并想方设法跟厂家搞好关系,“有些大方的企业直接就给实验室赞助了。”

为了爱情留在贵州

2008年,黎阳硕士毕业。此前,他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工作,来到贵州师范大学之后,工资也从每个月4500元变成1800元,“任性”的他坦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女朋友在贵州。

任教期间,黎阳考上重庆大学的博士。2012年,被破格评为副教授,两年之后,他又被破格评为教授。这一年,黎阳33岁,他成为贵州青年教授中的一员。

“破格并不容易,这要比正聘的条件更苛刻。”黎阳说,比如科研成果、论文发表以及教学成果等,数量都要多于正聘。在此之前,他对教授的认知都是高大上,遥不可及的。而现在,自己获得这个职称之后,他觉得带来的直接好处是,可以带研究生和申报科研项目。

黎阳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特种陶瓷。比如他现在正在做的,是将比头发丝还细的陶瓷纤维中间掏空,这样就可以用来分离氢和氧。目前,他正主持着4项科研项目,在他这比较简陋的实验室里同时进行着。

结合社会热点讲课

除了科研,黎阳最看重的便是教学。目前,他一周有四节课,主要教《材料科学基础》和《计算机在材料中的应用》。这个青年教授,在教学方面也颇有特色。

他喜欢用举例的方式来解释一些专有名词,他会在第一节课就给本科的学生说材料,是在生活当中随处可见的东西。一般来说,材料分为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无机非金属材料和复合材料四种。日常所见的,我们穿的衣服就属于高分子材料。

黎阳另一个教学特点是,喜欢结合社会热点来教给学生们知识。“比如新闻播报某个工厂发生爆炸,我会在给他们上课的时候推测分析爆炸的原因。”当下社会热议的汽车钣金问题,也会成为他课堂上的讲授内容。

为何日本车的钣金薄,而欧美车的钣金相对较厚。这是因为日本采用的是冷变形,而欧美采用的是热变形。

他进一步解释,比如在常温下用手折铁丝,反复几次就可以轻易折断,这是冷变形;而铁丝在高温下锻造,反复锤炼都不会断裂,这是热变形。日本车采用冷变形,这样做的好处是提高强度,节约材料以及环保,但弊端则是不经撞。

初中数学成绩考过28分

学生们把黎阳喊“黎总”或者“阳哥”。“这样挺好,感觉和学生之间没有距离。”黎阳说,他喜欢开玩笑,即使在班上点名,有学生没有来,他会当着全班学生的面给这位学生打电话,了解不来的原因,如果是故意逃课,还会“威胁”一下。实际上就是吓唬他们。

“我认为点名就只是认识一下学生。”黎阳说,点名并非他让学生留在课堂的手段。这种亲和力还表现在,有男学生还会私下问他如何追心仪的女生,黎阳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胆大心细脸皮厚。”

有意思的是,很难相信,这位工科博士在读初中的时候数学考过28分。这是他在四川安岳一所中学读书时的成绩,那时候调皮,甚至还在街上打架,是英语老师让他观念转变的。“我总拿自己当反面教材教学生,不好好读书,28分就是教训。”黎阳说。

经常给研究生做饭吃

黎阳另一个特点是:幽默。比如在给学生讲现在钢铁产量时,他会说:“现在一个钢厂产能没有上万吨,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这样的教学特色,使得他在贵州高校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中获得第一名,此后代表贵州参加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获得三等奖。

黎阳希望他带出来的学生并不是光会理论,而是有极强的动手能力。“比如我的学生考上研究生了,我希望能从带他的教授口中听到这学生好用。”黎阳说,这便是我从事教育最大的成就感。

这个注重实践的青年教授在教学中还发现,许多学生的英语基础很差,他会在自己的课堂上有意识的让学生们恶补英语。“阅读一些国外文献,必须用到英语。”

相对于本科生,研究生的待遇似乎更好。黎阳的实验室设在贵州师范大学白云校区,周围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许多时间,都是他出去买菜,然后做饭给他带的这些研究生们吃。

图/本报记者刘婷婷 文/本报首席记者刘佑清

(本报记者 沈诗洁 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编号:33615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wenshubaike/dxkc/33615.html

系统推荐
相关文章提示点击查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