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论文百科 > 大学课程 >

他们改变了春节衣食住行(1)

发布时间:2016-03-17 07:54

url:,id:0

袁隆平

刘筠

孙宝国

梅自强

周翔

姚穆

刘加平

缪昌文

王梦恕

沈志云

陈清泉

曾经的“春节特有”早已成了历史,而在这沧桑巨变的时光弹指间,正是那些默默无闻的科学家们,用他们的辛勤汗水浇灌了“丰衣足食”之花,盛开在人们的衣食住行之间,让春节更加春光明媚。

■本报记者韩天琪

衣让新衣天天穿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对于旧时物质匮乏的中国人来说,春节意味着终于可以做一身新衣裳穿了。如今的人们,衣柜里有穿不尽的衣服,平日里新衣不断。而这背后付诸了科学家们辛勤的汗水,是他们为解决百姓的穿衣、使我国成为世界纺织第一大国发挥了重要作用。

说起穿衣,不得不提梅自强。这位纺织工程科技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一生致力于纺织事业,为百姓的穿衣倾注了毕生心血。

小时候,梅自强也穿过家织的粗布衣服,对使用了上千年的手工织机很熟悉。但真正接触现代纺织,还得从大学时算起。大学的假期里,他来到纺织厂,实地观察学习纺织技术。从此,他逐渐认识到,纺织上联千万棉农,下系亿万百姓,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工业。从那时起,苦也罢,乐也好,梅自强再也没有离开过纺织。

在莫斯科纺织学院留学期间,梅自强慎重地选择了论文课题:研究高速梳理。他重点研究了刺辊梳理棉层时纤维和杂质的分离过程和机理,提出了改善刺辊除杂作用、控制刺辊落棉的建议,研究了高速梳理时梳棉机主要部件间气流对纤维分梳转移的影响,提出了改善和控制纤维转移的建议。根据这段时间的研究,他在前苏联和国内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并编写出版了专著。

八年磨一剑。从1958年至1966年,高产梳棉机的研究从小试、中试到大面积生产试验,试验工作从青岛扩展到河南、浙江、上海又回到青岛,,3次大幅度修改设计,3次制造新样机,终于使国产梳棉机的台时产量达到了当时国际先进水平。

改革开放后,我国纺织品开始大量走向国际市场。国际市场要求用国际通行的标准检测我国出口的纺织品,我国不得不大量进口纱线条干均匀度检测仪。我国纺织行业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研制条干仪,可惜当时多年未能成功。经过3年的努力,1986年,国产条干仪通过鉴定,此后又进入了国际市场。

上世纪中叶,用于制衣的纺织品不再仅满足于保暖和御寒,进而对人体的舒适性有了要求。美、英、德等国从上世纪40年代起已开始了织物舒适性的研究,而我国在这方面还是空白。如何穿衣穿得舒适,这又给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个课题。

纺织材料学家和纺织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第四军医大学联合,开始进行人体皮肤感觉神经细胞分布测试研究,他们制作了人体各部位皮肤切片300余万张。为了感觉身上的神经密度,姚穆和他的学生就在自己的身体上反复实验,终于初步理清了物理作用、生理作用和心理反应之间的关系,编著了《皮肤感觉生理学》等书。

织物穿在身上为什么会有刺痒感?它的舒适度与温度有什么关系?与织物纤维的硬度的关系是什么?人对冷热温度的感觉为什么会有先后?为了研究这些问题,他和他的研究生用自己的身体一次次做实验,找出了其中的规律,建立起了织物物理参数与暖体假人参数之间的联系,建立并验证了生理和心理测试系统。织物究竟是怎样进行热与湿传导的?在一次次的研究中,姚穆发现了织物的热、湿传导通道的特征,给出了纤维轴向、径向热传导系数以及织物—空气界面上热阻抗的测定方法,找出了空气中水汽扩散时热湿传导、水汽凝结、毛细输送的规律,建立了湿蒸发的动态平衡方程,还研究了热能传导和水汽质量传输之间相互作用的dafour效应和soret效应。

在完成服装穿着舒适性研究的定量测试中,姚穆还组织研制了一批测试仪器,建立了一系列测试方法,这些测试仪器有:织物透水量仪、多自由度变角织物光泽仪、织物微气候仪、织物表面接触温度升降快速响应仪与织物红外透射反射测试装置等。在这些仪器研制的基础上,陕西省重点实验室——功能服装面料实验室在西安工程大学(原西北纺织工学院)诞生。

4

1

[责任编辑:yfs001]



本文编号:33965

论文下载
论文发表

本文链接:http://www.bigengculture.com/wenshubaike/dxkc/33965.html

系统推荐
相关文章提示点击查看相关文章